新聞動態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新年后國產豆減產效應將逐漸發酵
發布時間:2017-12-01

9月16日-20日,中國證券報記者在參加大連商品交易所組織的“期貨市場服務三農”考察團時發現,雖然新豆即將上市增加供給壓力,但由于今年黑龍江大豆種植面積減幅驚人,由此奠定了豆價走強基礎。短期而言,豆價可能繼續調整,但新年后減產效應將逐漸發酵,行情也有望回升。
  
  種植面積減幅驚人
  
  無論是和黑龍江幾位農戶和貿易商的座談,還是從隨后的數地調研情況看,2012年大豆種植面積縮減幅度驚人。由此推斷,目前的大豆價格仍有上漲空間。
  
  哈爾濱市依蘭縣宏克力鎮東躍村潘征安種地500余畝,是全村種地面積最大的農戶。去年種植大豆300余畝,今年大幅縮減至170余畝,余下全部種植玉米。勃利縣高蛋白大豆合作社理事長胡志佳介紹,勃利縣歷史上大豆種植面積最高達45萬余畝,今年銳減為3萬余畝。據黑龍江大豆協會副秘書長王小語介紹,黑龍江全省大豆種植面積比去年減少1500萬畝至3600萬畝。
  
  即便是東北大豆的根據地——黑河地區,同樣也出現了這種趨勢。黑河市有關部門提供的資料顯示,2012年該市總播種面積1801萬畝,種植麥類410萬畝,玉米220萬畝,馬鈴薯95萬畝,雜糧雜豆134萬畝,水稻21.27萬畝,經濟作物及其它110萬畝,分別比上年增長4.2%、77.7%、26.8%、17.7%、20.9%、50%;只有大豆810萬畝,比上年減少19.3%
  
  參加座談的人普遍對大豆后市看漲,“至少漲至5500元/噸沒什么問題。”哈爾濱市呼蘭區石人鎮令軍合作社農戶陳令軍預測。以眼前的期價來計算,大豆再取得一成以上漲幅非常有希望。
  
  短期壓力或為做多機會
  
  進入9月底10月初,黑龍江農民普遍進入秋收階段,大豆也將迎來一波集中上市期,業內人士認為,供應增加給市場帶來短期壓力,使大豆價格高位運行的狀態受到考驗。但出于對中期升勢的看好,多方或將迎來布局良機。
  
  總部位于漢堡的油籽行業分析機構油世界此前表示,今年大豆價格料達每蒲式耳18美元之上的紀錄新高,因在南美于2013年初開展新一輪大豆收割之前,美國收成將不足以滿足全球需求。
  
  油世界預計,2013年2月底美豆庫存料降至2510萬噸,2012年2月底為3930萬噸。
  
  此外,USDA也下調今夏美豆產量預估,盡管晚期降雨可能有助于收割。“大豆價格在9月12日公布利空的美豆產量預估后一直上漲,未來兩個月內可能升穿每蒲式耳18美元;CBOT大豆期貨可能創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國產大豆收購價格也開始出現恢復性上漲。王小語介紹說,進入9月,黑龍江大豆已經開始零星進入收割狀態,收購價格在2.2元/斤(4400元/噸),比去年每斤漲了2毛錢。“別看大豆定價權在美國,但只要國內供應出現緊張,內外豆價上漲是必然的。”他表示。
  
  9月25日,黑龍江東部地區油廠大豆收購價格報穩,其中哈爾濱地區大豆掛牌收購價4.36元/公斤-4.70元/公斤,佳木斯地區大豆收購價格4.20元/公斤-4.66元/公斤,牡丹江地區大豆收購報價4.30元/公斤-4.70元/公斤,雙鴨山地區大豆收購價格為4.20元/公斤-4.56元/公斤,齊齊哈爾地區大豆收購價格4.24元/公斤-4.60元/公斤,綏化地區收購價格4.36元/公斤-4.60元/公斤,黑河地區工廠收購價格為4.00元/公斤-4.52元/公斤。
  
  南華期貨王晨希指出,內盤豆類分化情況并未得到有效改變,大豆強勢依舊,近遠月合約再度收出長陽,期價重回均線系統之上,技術形態得到有效改觀,政策性成本支撐及技術性買盤對期價支撐明顯,大豆技術形態的率先改善可能拉動豆粕、豆油擺脫目前弱勢。
  
  “尋豆”記:主產區連片大豆不見蹤影
  
  這還是全球大豆主產區嗎?——在東北,從哈爾濱往西北數百公里直到訥河,看到最多的是玉米,而以往連片的大豆如今不見蹤影。
  
  9月16日,參加大連商品交易所“期貨服務三農”及大豆考察團的中國證券報記者到達哈爾濱,然而直到第三天,在遠離哈爾濱數百公里之外的克山和訥河一帶才看到成片種植的大豆。雖然今年國內秋糧又將迎來豐收之年,只是對于大豆來說,這個消息卻是喜中有憂,種植面積銳減讓關注東北大豆命運的人揪心。
  
  三天內行程800余公里,從哈爾濱出發,經青崗、望奎、克山、訥河、嫩江再到黑河,以往黑龍江種植大豆集中的地區如今情況大為不同,記者觀察到,一路上玉米基本上綿延不斷,間或有土豆、辣椒、萬壽菊等作物出現。這種情況直到克山和訥河才有所改變,而成片大豆則是在更為北部的嫩江境內才出現。
  
  對于大豆播種面積縮減的原因,記者一路上接觸到的農戶、貿易商等相關人士認為,一方面是大量進口豆涌入國內,搶占了國產大豆的市場份額。1996年中國進口大豆111萬噸,至2011年我國進口大豆5264萬噸,增加45倍之多;另外一方面是玉米、大豆的比價結構扭曲。玉米、大豆兩個品種作為旱田作物,其種植常年處于競爭狀態,也就是說,增加大豆播種面積就要壓縮玉米播種面積,反之亦然,只有在兩個品種的種植收益相當時(即:大豆價格≈玉米價格×大豆/玉米單產比值),大豆的播種面積才會穩定并增長。
  
  同行考察的黑龍江大豆協會副秘書長王小語皮膚黝黑,說起大豆那簡直就跟翻開百科全書一樣。他認為,近年來玉米、大豆比價均值差距越來越大,這是導致大豆種植減少的內在原因。據他跟蹤,2011年大豆、玉米單產均值達到2.8:1。也就是說,在二者單產和畝成本相對穩定的前提下,如果大豆、玉米比值大于2.8,則農民會多種大豆少種玉米,如大豆、玉米比值小于2.8,則農戶傾向于多種玉米。近期黑龍江哈爾濱地區普通玉米價格在1元左右,但大豆價格僅在2.10元,畝效益差距懸殊。如果比價關系不改變,大豆播種面積縮減情況會更加嚴峻。
  
  “東北小麥已經倒了,眼下大豆也已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王小語回憶起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黑龍江制粉行業日趨萎縮的一幕,不禁憂心忡忡:在市場經濟的優勝劣汰機制下,兩三年光景多數面粉廠從停工歇業到停產倒閉,加工企業的困境迅速傳導到種植行業,曾經兩千萬畝左右的小麥播種面積逐步萎縮到四、五百萬畝水平,直到現在也沒有真正恢復。現在看,這就是一個強勢產業打擊弱勢產業的結果,而全省曾經的四大主要糧食品種之一小麥,已經失去了往日的輝煌。大豆能否步小麥的后塵,拭目以待。
  
  糧食北大倉,會成為大豆的北大荒嗎?
  
  相關鏈接:大豆高位震蕩概率大 豆類價格恐將再度飛漲
  
  綜合各方面分析,大豆拋儲按數量少、時間分散的節奏進行,使價格處于相對高位震蕩的可能性較大。目前,豆類價格未出現轉勢信號,考慮到國內大豆供應存在的實質性缺口問題,生產商應該在價格適當的位置進行相應的備庫和期貨套保,以應對經營風險。
  
  從2008年采取大豆臨時收儲政策開始,到2012年4月份為止,國家共計收儲大豆約1400萬噸,其中黑龍江產大豆約1200萬噸。此外,2009年至今年二季度,國家施行了多次臨儲大豆拍賣及定向拋儲措施,除了定向銷售的約250萬噸大豆之外,通過拍賣銷售方式成交的數量很少,流拍成為常態。扣除2012年8月底約210萬噸的拋儲拍賣量,余存儲量還有約940萬噸。這一儲量成為填補2012年中國剩余350萬噸(560萬噸減去已經投放市場的210萬噸)供給缺口的重要來源。從國家調控靈活性來看,今年拋售的成交均價大致在4100元,低于當前市場現貨價格,由于我國往年收儲價格較低,使得低價拋儲不存在成本壓力,因此拋儲規模的操作彈性很大。從四季度進口預估銳減這一因素來看,市場對國家拋售儲備的預期非常強烈,而國家如何拋儲對價格也將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
  
  首先,四季度正值國內新年度大豆上市階段,從各方面消息看,今年國家尚沒有收儲計劃,而當前年度大豆種植面積大幅減少,為了提高豆農積極性,確保30%的國產大豆產業安全線,國家在新豆上市期間應該不會通過大量拋儲使價格大幅下滑,而相應地會通過現貨價格指導拋儲量,必要時讓大豆價格處于適度高位,這樣可以增加農民收入,從而提高新年度農民種植的積極性。因此,從這個角度看拋儲量會相對較少,時間延續較長。這一點表現在價格上將使近月合約走勢強于遠月,價格整體處于高位盤整可能性較大。
  
  其次,由于今年南美大豆增產預期較強,這也意味著一旦南美出現問題,中國采購大豆填補儲備釋放的需求將成為刺激國際豆價上漲的又一炒作因素,因此短期放量拋儲的可能性較小。而一旦國家大量放儲,大豆價格將可能再度下跌,這一效應伴隨著南美增產預期的逐步兌現將可能延續下去。此外,還有一個市場關注的因素,即隨著國家拋售儲備大豆的進行,國儲大豆數量的虛實將更為清晰。如果實際儲備量不足,一方面國際糧商將抬高價格圍剿進口商,國際基金也會趁機推波助瀾,若遇南美生產惡化,豆類價格恐將再度飛漲。

上一篇:我國將投72億完善農產品質量檢驗體系
下一篇:國產大豆逐步上市 減產成“主旋律”
往期六合彩号码